娱乐新闻

新冠疫情与世界格局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副主编马丁?沃尔夫:疫

发布日期:2020-06-06 02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参考消息网6月3日报道(文/于佳欣)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副主编、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?沃尔夫近日就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、中国将在世界经济恢复中扮演什么角色、疫情后的全球新秩序等问题接受《参考消息》记者专访。他认为疫情过后,世界将由新秩序主导,国家间虽鸿沟加深但仍需合作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。

世界或变得更加无序

《参考消息》:您认为这次疫情可能给全球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?会比2008年经济危机更严重吗?

沃尔夫:这次由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跟2008年的经济危机完全不同。2008年是典型的金融危机,这次是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冲击,会产生一系列后果,金融只是其影响的冰山一角。

目前,我们还未迎来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危机。疫情持续时间越长,全球经济受的打击就越大。据我判断,在疫情彻底得到控制之前,世界经济会在三方面发生深刻改变,有些甚至是永久性的。第一,需要近距离接触的行业很难彻底恢复到疫情暴发前。第二,不同国家应对疫情的措施不同,有的严防死守,有的松散随意,这会给全球抗疫带来不同影响。第三也是最明显的变化,逆全球化、供应链本地化趋势更加明显,国际关系特别是中美关系会发生深刻变化,这些都会影响世界政治经济格局。

《参考消息》:为应对疫情影响,各国陆续出台了纾困政策,您如何评价这些措施?

沃尔夫:现在有两个问题是我最担心的。第一,一些新兴国家没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来应对疫情冲击,需更多医疗援助、债务减免、资金帮助。这些国家占全球经济和人口比重均较大,若不帮助他们,全球经济复苏进程就会更艰难。

第二,也是更大的问题,我认为我们在金融支持、债务减免、国际贸易等方面的合作还远远不够,大多数国家只是在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,一些国家的分歧和鸿沟也在加大。

我认为疫情过后,世界将进入一个新秩序主导的世界,国与国之间更加缺乏信任,世界可能变得更加无序、难以预测,我个人非常讨厌这样的时代。但在这样一个时代里,各国之间依然相互依存,面临共同的问题,比如气候变化、安全问题、经济交流等,除了合作我们别无选择,不然人类会面临更大灾难。希望人们能早些意识到这一点。

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

《参考消息》:一些人认为疫情会导致供应链碎片化,单边主义抬头,不利于全球化发展,但也有人认为新技术的出现和跨境信息、资金流动会促进全球化,对此您怎么看?

沃尔夫:全球化的发展取决于两个推力,一个是技术,比如技术越发达,人们交流成本就越低;一个是政策,不同国家在不同时间对开放或封闭的态度不一样。我认为,随着技术的发展,未来全球化的方向会更多涉及思想、信息、金融等的流动,但受关税政策以及供应链的重构等多重因素影响,人和货物的交流可能会减少和变慢。那时,中国输出的有形货物可能减少,但会有更多无形的思想和服务输出。

这种变化对社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。那些受过良好教育、掌握专业技术的人会成为受益者,而普通工人的工作可能被取代,贫富分化会更明显。这在过去30年中已非常明显,我很期待看到下一个30年中国将如何应对这些问题。

《参考消息》:疫情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什么影响?您认为中国应如何更好地抵御外部风险给经济带来的冲击?

沃尔夫:我判断,疫情会重塑世界经济,疫情过后,国家间经济和贸易联系会被削弱,各国经济也会更加内顾和封闭,这反过来会作用于中国经济,削弱中国与其他国家的经贸联系,这对中国经济发展是很不利的。

但中国可以通过实施一些政策来缓解这样的负面效应,中国有巨大的市场,应该更好地提高消费在国内生产总值(GDP)中所占比重。同时,在世界趋于封闭的环境下,中国应该继续深化改革,扩大开放,这样不仅能帮助中国经济走出困境,也会帮助世界经济恢复。

我对中国经济还是有信心的,起码未来几年没有其他经济体能做得比中国更好。但比起疫情影响,我认为中国经济应更注重解决长期性、结构性问题,比如降低信贷助推的投资在GDP中的比重,提高消费占GDP的比重,提升消费者购买力,控制负债增长等等。此外,继续推动创新,促进中国前沿科技发展,大力发展城镇化等,这些都是中国经济活力的来源。

《参考消息》:疫情会对中美关系产生什么影响?是否会加速脱钩?

沃尔夫:我认为中美之间彻底脱钩的可能性很小,但在个别领域这样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显,比如高科技企业的贸易往来会更加困难。考虑到两个经济体互相依存度之高,这一过程会给彼此带来巨大损失。

Power by DedeCms